Tuesday, February 10, 2015

自己的角色

这两个月都很忙,为社团忙,为公司业务忙,为家里忙,为朋友忙。
履行秘书长,前会长,经理,下属,女儿,妹妹,姐妹的责任,但是几乎忘了扮演自己的角色。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In the memory for My 37th Birthday

我是非常幸运的一个。虽然在爱情路上我走得跌跌撞撞,坎坷不已,但我有很多的友情来弥补这缺口。年纪虽然已经不小,但我也无能为力,也不知能做什么。只能套一句安慰自己的话,顺其自然吧。心理还是有恐惧再次闯情关,我怕如果再失败,我不能再承受那打击。

看看我今年生日的庆祝次数,嗯,人缘不差嘛,大家都很给面子。


12月11号 
她们是我在珍珠青商会认识的, 大部分还是我当会长那年的理事。参加社团本来就是花钱花时间花力气,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去做,原因很简单,就是凝聚更多的力量人脉去回馈社会,受惠者一声谢谢我就觉得一切付出都值得。哈哈,还有My Kuali 白咖哩即食面刚推出市场的时候,我们能优先买到尝鲜。




12月24号 - 
她们都是我的得力助手,她们就好像我的手指,有长短,各自都有自己的用处。庆幸有她们和我一起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挑战。我今天事业上的成就大部分都是因为她们和我一起拼回来的。七年前我加入当副组经理到今天高级组经理,一点一滴的打拼,有血有泪。心里偶尔会感觉累,难免会嘀咕几句,她们也很体谅我的处事手段,一些不识相的人有时还得靠她们帮我处理。我心里无比感激。






12月27号 
她们几位也是我从青商会里认识的,只是其中两位已经退出了。她们算是我“高档”的朋友,家世赫赫有名,但从不摆架子。通过她们的眼睛我认识上流社会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工商经政发生什么大事她们会有独到的见解。看着她们都有幸福美满的家庭,我好羡慕哟。

她们要求餐厅赞助生日蛋糕,还执意要写上Happy 37 Birthday。这蛋糕好像一个钟,敲醒我内心的世界,我不得不面对这数目字。快40了,自己还像一个小孩子,还会撒娇,还会闹脾气,还会无理由的要所有人都迁就我。如果我有78岁的命,我的人生都走过一半了,我在做什么?下半生我想做什么?




12月28号 
读中学的时候我是理科班,跟她们不同班。其中一位是红星月会当主席,我当副主席。另一个是我篮球队队友。虽然彼此认识,但不算混得很熟。前几年同学会我才跟她们混在一起的。

七个人当中我排最小, 我没有姐姐, 所以把她们都当成我的姐姐。她们也把我当成小妹般呵护。我偶尔会在群聊中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偶尔会无厘头的答非所问, 她们都习以为常了。我们常常会回顾在学校调皮的伟大实绩, 会分享女人的秘密, 会天南地北的聊个不亦乐乎, 会互相调侃但不伤感情。虽然大部分都已经当妈妈了,但我们一有时间还是会相约出来聚会聊天,也是一种幸福啊。

超过三十年的友谊, 不是钱能买到的。



12月29号 
今晚轮到我的"打督" 和 "蛋四粒"兄弟出场。故事要从2012年1月说起。我和 "打督"是course mate但失联超过十多年。 感谢社交媒体, 我们才得以重逢。2012年的新年他召我参与一项骑脚车活动, 我欣然接受邀请, 并从此喜欢这活动。他有一个绰号叫lubang king, 非常乐于助人。感谢他们一路保护我这鲁莽骑士, 我得以平平安安的在马路串行。他其实还满戏剧性的,读书考试前发生车祸结果被留级,过后转校去别的学院。 结过两次婚,两次的婚姻也充满剧情,第一次没注册却行过传统婚礼,结果老婆不知所踪,离婚手续也省起来。第二次摆了婚宴之后的第三天弟弟上吊自杀。第一份全职也是唯一一份,做了十几年之后辞职职去当小贩,结果三个月后再回去复职。但他性格是天生的乐天派,没什么能难倒他,这是值得我去向他学习的。



12月30号
今天的午餐有点玄。没有预先安排的, 但我们就是那么心有灵犀。
我们是前同事,我们的名字都有Y, 我们一起去曼谷旅游。
我和 Py Lee 的共同点更加多。
我们的中文名最后一个字同音。
我们住的地方是同一个社区
我们驾同款同色的车,而且买车的日子相差不超过三个月。
我们的生日相差也不超过两个月。
我们之前的公司报道日前也相差没超过三个月。
我们坐的位子是面对面的。
还有最经典搞笑的,是我们可以在大马路酱玩跳车, 换车, 然后一起去上班。
吃粿条汤也可以吃到吵架,但是没几分钟又好回的。
这一切都没有预先安排,但就是那么多巧合。

她好像我的天文台,知道我几时挂大风,看到我的气色不对,她会发挥她的魔术棒,瞬间我就会平复。
就算不用言语,她会知道我想什么,一个眼神彼此就了解了

就算我们两的宗教信仰不同,这无损我们的友谊。
十几年了, 她两个孩子都上学校了。时间过得很快。嗯,只要我们平安幸福就好。感恩



12月30号
无独有偶, 今晚的庆生会是CCC帮派, 跟中午的YYY 帮有像似的地方。
我们三个来自不同的州属,在2010年前不是很熟。2010年十月我们被半哄半骗的情况去砂劳越参加领袖训练营,隔年三个都当选分会会长,而且还一同属于北区A分区。就酱我们开始混在一起。

我们三个当会长的过程是类似的, 还未当会长之前,我们是不活跃的会员。虽然当会长那年我们没有创造轰轰烈烈的成绩,但是我们对分会,对社会,还是有一丁点贡献, 至少我们很努力的付出过。

2015 年我们三个又再次重出江湖,一个是北区主席,一个是北区秘书长,一个是北区区域大会筹委会副主席。在我们还未变成OB前势必使力的再玩一回!

Sunday, December 07, 2014

有没有想过,你的一生花了多少时间在等待?

小等的有等交通红绿灯,在大卖场等付账,在油站等添油,等午餐时间到,等谁请喝下午茶,等轻快铁靠站,等食物上桌,在诊所等医生,等政府官员服务,等八点黄金剧场,等技工维修好汽车,还有等下班。

中等的有星期一等周末,月头等月尾出粮,等马币股市升,等油价跌,等升迁机会,等谁安排聚会,等生日收礼物,等圣诞大餐,等体重下降,等百货公司大减价,还有等年终花红和假期。

大等的有存够钱买房子,等对的人出现,等怀孕生孩子,等改朝换代,等一次机会,还有。。。等死神的召唤。


你在等什么?

Friday, December 05, 2014

坏习惯



我有一个坏习惯,就是机不离手。总会不自觉的拿起手机滑来滑去,明明是没短讯,但就是不能自拔的打开手机,好像染上毒瘾一般。我试过想戒掉这坏习惯,但都不成功。还好,我不好网络游戏,不然情况可能更糟。


我只好用另类手法。首先不带充电器到公司,当手机没电的时候,我自然就会放下手机。因为手机没电,我会感觉很没安全感。慢慢习惯之后,进行第二程序,就是把data line关掉。因为开着data line,手机用电量比较快。所以为了省电,为了保障安全感,只好每隔一个小时开data line,查看有什么短讯,之后就关掉data line,慢慢减低手握手机的时间。 还好,我公司没有wifi 所以这方法还满有效的。



我在跟自己打心理战,为了减掉坏习惯,非得用另类手法来打这场战。

Thursday, December 04, 2014

十二月 . 第一篇



好久没来这里播种了。就像我前几篇写的,有了面子书之后,我很少写部落格了。今天突然很有感触的想写些东西。

十二月,本来是充满喜气欢乐的月份。我的生日月,圣诞节,一般大公司的花红月,假期旺季等等, 但是我的十二月似乎过得不容易。

一号, 星期一,一个副理放假一个星期去度假,另一个副理入院,请病假十来天。一下子没了两个組理,公司的功夫全都落在我身上,再加上总裁下星期放长假,很多事情都要赶在这星期决策和完成执行,我快要忙到晕了。

下星期五有一个同事将离职,新的同事明年才来上班,两个星期的真空期需要其他同事互补,偏偏这个时候是清年终假期的旺季,人手不足的情况唯有我来补这缺口。
我之前的上司退休过悠闲的生活,他的空位没请人递补,那他的工作自然落在我身上。我本来就因更新系统已经忙到喘不过气,再加消费税的系统测试,处理营运的零零总总问题,实在分身乏术。

你或许会问,公司没有其他同事可以帮忙吗?哎,如果她们少给我添麻烦我已感激不尽了。怕是怕她们越帮越忙,请她们解决问题,结果衍生更多问题,那时要收拾残局就更糟了。
今天我算是最早到公司的,因为昨晚发噩梦,失眠了。梦到的是公司CEO发现系统有bug,要马上终止使用,换回之前的系统,一想到这我就吓醒了。现在我需要的不是假期,而是系统有bug噩梦快快远离我。有时我在想,现在我的工作已经不是采购经理,而是系统抓虫高手。

每天花好几小时在处理系统的问题,我都快疯了。噩梦何时能结束啊?
 

blogger templates | Make Money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