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All the best to you, buddy




PY 是我在J公司工作认识的伙伴。 我离开J公司也有超过两年了,但我们彼此依然保持联络。下个月她也即将“毕业”,往另一个目的地前进。前几天我们在 E&O 叙旧,讲起我们在J公司里的趣事,想起都好笑,这一切会在我工作生涯里留下的珍贵回忆。

1. 我们有一起急救一位同事的经验。她跑去clinic推轮椅,而我和我的“徒弟”跑去救人。那一幕好笑的是我徒弟跑的姿势,很卡通。

2. 我生平第一次做工做到要“走楼”,就是在J公司。 原因是两个老板在吵架,我的主任为了避免殃及池鱼,叫我快点回家。 PY 没有走,她只是看着我走。

3. PY 是坐在我隔壁桌的,她也是天文台。我的下属要找我谈事情的时候,她们会msnPY,询问天气(就是我的心情指数啦)如何,才敢走过来找我。 Btw, 我有那么凶嚒?

4. 有没有试过做工做到睡地上的? 我有,PY 也有。我们有一次遭顾客 escalation (告状), 而且是告到美国总部副主席那么高层次,为了把物料状况报告整理好,我们夾手夾脚把所有的物料缺单排在地上,我们就躺在那儿整理。我的主任还搞到没回家,睡在办公室的地上睡觉。是说她伟大还是牺牲?

5. 我们去过墨西哥公干,但是是分开去的。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里的时差跟这里大概是12小时吧。她去的时候,我差不多每天都呆在办公室到晚上8点,目的就是等她上线,等她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吩咐的。

6. 我们从墨西哥带回一个特殊文化,就是生日派对。 我们每个月固定收集一笔钱,然后有人生日的时候,就拿那笔资金去庆祝。特别的是,我们会在寿星仔/女生日的前一天,把他/她的cubicle佈置一番,通常是佈下陷井啦。就是因为这样,每次都要鬼鬼祟祟,还要等寿星仔/女回家才能开工。 最厉害的当然是我们的教主(就是我们的主任),她生日的时候我们特地给她一个超级的陷井, 过期的奶粉,水,放进一个气球,然后吊在天花板,她老人家就站在那里任由我们主宰。

我们有太多趣事了,我们两个Y走在一起,教主就拿我们没办法了 (哈哈),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反对党”,总会给教主添点“挑战”,点子又多,通常鬼主意都是出自我们两个的脑袋。

Buddy, 我会永远记得这些。祝你前程似锦。

No comments:

 

blogger templates | Make Money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