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08

海角七号



看了《海角七号》,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尾端的时候,当范逸臣唱起《野玫瑰》,心里很感触,偷偷流几滴眼泪 (我是那种看戏很容易流泪的人,看钱不够用2时更吃力>, 好像触到我心里某个神经线。难怪这部戏在台湾卖到满堂红,真的很好看。

我感叹,戏里的Tomoko san婆婆到老了才收到六十年前就该收到的信,而且写信的人已不在。她心里怎么想?懊恼?感概?激动?如果她在六十年前就收到这些信的话,她会怎么做?会不会有可能结局更美好?还是一样孤伶伶的?

我想太多了。晚了,还是睡觉吧。

No comments:

 

blogger templates | Make Money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