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8, 2013

公共交通记

上个星期车被撞,进厂维修。周末要回老家,所以决定搭公共交通。距离我上次搭公共交通应该有十年了吧。当我决定搭公共交通的时候其实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哈哈,不懂该如何着手开始,现在想起来过程相当有趣。

1。 的士 - 收费RM30
第一步本来是想搭公共巴士去码头,但是手拿着一袋行李,要从公寓走去巴士站有一大段路,怕体力不支,所以叫的士。阿发是我一直专用的的士,他还满健谈的。30分钟的车程,阿发跟我分享很多常识。他说蓝色的的士收费比较贵,每次跳表是20仙,反之红色的的士跳表是10仙。还有SPAD很严格的规矩,机场的潜规则等等,是一堂收获很多的课。



2. 渡轮 - 免费
不知道是不是码头在装修还是啥,有点乱。标牌板只有马来文,有一位外国游客不懂该怎么走,走错了方向,码头工作人员又不黯英文,叫也叫不住,幸好有我这个热心人士,把她叫回来,然后解释给她听该怎么走。她是南非人,在泰国工作,这次来槟城是到泰国大使馆办理签证。她穿着背心,露出纹身,有中文字,应该对中华文化有浓厚的兴趣吧。当时她正打算前往北海斗母宫。她问我该怎么去,我想还是搭的士应该是最直接的方法吧。



话说回来,现在的码头上层已人车合一。渡轮到码头的时候,行人先下船,然后才到汽车。那时行人的人数不到20人左右吧,单靠行人实在浪费空间资源。大家一起分享看看海景,吹吹海风,感觉超棒的。

3. 长途巴士 - RM4.30
巴士站就在码头附近。这里跟十几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有一样不好就是没指示牌,不懂该往哪里走。我找到了回老家的巴士柜台,排着队的时候有一位帅帅的日本帅哥排在我后面,拉票员问他要去哪里但是没人听得懂他说的英文,他索性就排在我后面。哈哈。大家似乎很关心这位帅哥,不断问他到底要去哪里,然后告诉他排错地方,我往后瞄了他一眼,他用很怀有敌意的眼神斜视那些拉票员。直到一位印度大兄问他,他用发音不准的口气说Kuala Lumpur.大家都说this way, that way, 他才甘愿去别的柜台排队买票。好了,轮到我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一个告示写着乐龄人士要出示身份证才可以特价买票。买了票上巴士等20分钟,巴士开离车站一小段距离,巴士突然停在路边,司机才查票,没买票的可以当场付给司机,当然是入司机口袋啦。

我旁边坐一位印度阿嫲坐我旁边。她家人带她上车的时候交代我到站的时候提醒阿嫲下车。路途阿嫲跟我有说有笑。阿嫲要洗肾,又有糖尿病,所以视力很差。她是回老家出席亲戚的婚礼,因为要洗肾,所以只能短暂住两天。她以前是帮人家当帮佣,所以没有社险。洗肾的费用只能到慈善机构洗肾。

整个路程是比平时费时又费钱,但是能跟不同阶层人士接触,是很棒的经验,值回票价。

No comments:

 

blogger templates | Make Money Online